紫川,三国周郎中心向

有关紫川的一个HE可能性脑洞

……这个脑洞是隔壁HE的全鱼衍生我会说???

-修正了“帝林不知道罗明海和紫川参星都知道的事情”的官方bug

大概就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帝林这个权臣,紫川参星已然病重垂危,并无证据他是被谋害,虽然紫川宁确凿如此怀疑。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告诉紫川宁倘若帝林不死,她便无法安宁。尽管将叔父的勾心斗角学了个十成十,她却依旧缺乏这行动必要的政治魄力和政治手段。况且有紫川秀这因素在,她实在举棋不定。

叁星身死,新总长继位。虽然手段比不过政治老手,紫川宁依旧能够感觉到她在慢慢失去自己应有的权柄和话语权。她想她当真极傻,倘若当日便雷厉风行将对方暗杀,今日也不必落入如此境界。而她也当真恨极了那女人脸的监察长,一想到那人身上沾的鲜血她便觉得作呕,不论如何也不能当真做了傀儡,让紫川的权杖落入他的手里。两方苦苦拉锯,然而她又怎么斗得过那个久经政治考验的人?万不得已下她召回紫川秀,想要将总长之位交予他,却没想到帝林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仿佛这举动正中他下怀。

好吧,真正想写的是秀的登基仪式前,只有他与帝两个人在空旷的大殿中,气氛相当微妙。紫川秀嘟哝着这座位当真硌的慌,而帝林随意的倚在扶手上,眼神温和的望着对方。说着说着紫川秀猛然抬头,触碰到帝林的眼神。沉默在大殿中蔓延开来。良久,紫川秀慢慢的说,“我们三个人中,当真只有大哥你一个人丁点未变。”

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酬恩人一命千里刺杀的少年,而斯特林也渐渐被残酷世间消磨无畏。只有他们那个漂亮又冷酷的大哥,还是会那样的望着他们,作他们永恒的后盾。

帝林问,我这样(架空紫川宁),你会否觉得不对,紫川秀再次陷入沉默。”不,”他说,“其实我早便想到——可能会有今天一日。只是我想——倘若我逃避的话,那天就不会来。而我错了。”

我们是不可能永恒的作着少年的。

所以,究竟是帝林将他们远远的抛在了脑后,亦或是他们率先离他而去了。

他伸出手,覆盖在帝林搭在扶手上的纤长五指上,很诚恳的说,大哥,能和你作兄弟,是我一生的荣幸。

帝林好像终于松了口气般的笑了起来。他的眼神望着很遥远的地方,就像是陷入了沉思。“阿秀,我很高兴。”他说。

能在这里将一切都终结,我当真很高兴。

不必再经历手足相残,地狱中烈焰吞噬一切,亡者掩埋过所有人的某个未来。

他不知道,只是他心中隐隐有这个念头。对某种更糟糕的可能性的念头。

谁说监察长从未曾变过?曾经那锋锐如刃的青年如何能想到今日越发内敛。他面容姣好,眼眸剔透,带着洁白手套的手指蜷曲支在颌侧,衬的他线条越发温润柔和。这十年的杀伐征战,尔虞我诈仿佛从未在他身上留下过任何时光的摩擦划痕,更不用提什么伤口血迹。就如同块玉,柔软却坚硬,深处翻腾着炙热的血光。



斯特林去开面包店,阿秀作总长,帝林继续作他的监察厅厅长,做着毫不忌惮弄脏手的事。兄弟情谊叫他们知根知底,不至于互相猜忌残杀。当然后面什么流风霜派系帝林派系皇族嫡系肯定是麻烦的很,但是至少在三杰在世的时候,至少能维护一世安宁不是吗(笑

就是不知道阿秀会怎么样是真的。

评论
热度(4)

© 乌有瑞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