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三国周郎中心向

孙鲁班&周循 我就蹭个人设

wut我居然不知道周循的字是什么,以及鲁班这字(大虎)起的真是太骚了……咋想的,给一姑娘取这个字。不过她也真就是又莽又狠毒作天作地就是了(。

大虎不是好人,但我总觉得她对周家郎君是真滴真情实感

就和她那个爹对那个周郎的感情是一样的(喂

她独自一人跪坐在昏暗的长夜中,只有木炭被燃烧的声音隔着遥远的帷幕传入耳中。而她因为那声音捂住双耳,几乎要将自己掩埋在这沉默中。

那青年清淡的笑容仿佛犹在耳边。他好像当真透过长夜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头顶,温温的哄她。而她像头受伤的虎,腿脚血肉模糊,对着周围黑暗世界亮出獠牙,却仍旧循着那点温暖将头搁在他膝上,发出猫科动物的呼噜声。他的手指纤长而温暖,一点点梳理过她的长发眉眼,耳际脸廓,最后停留在她的嘴唇上。

就像是一个长长的梦一样。

最后他开口了。青年温润的眉眼在黑暗中笼罩着朦胧的光。“大虎,”他叫她的字,他的声音是一直很好听的,“我要走啦。”

“——不!我不许你走!”

她不知是哪来的力气,用受伤的前爪用力的圈住那团影子,尖利的爪探了出来,交织成金属色的网。她好像还是那个任性蛮横的大小姐,抛开所有的礼节仪态,用她所有的力气命令着。

“你哪里也不许去!”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

她用尽全力的护着他圈着他,向着某个虚无的地方宣告。她受伤的指爪锥心的痛,蔓延到全身脉络,就好像被千万银针刺穿身体。

“谁也不能夺走他!”

但是她无法守护住流萤,也留不住影子。青年那温和的微笑随着光点起跃渐渐塌散,穿透她的身体,向不可知的远方漂流而去。他柔软的红唇在最后的时刻一开一合,就像,就像是——

“再见。”

所有东西都溃散湮灭了。她撕心裂肺的叫他的名字,黑暗中眼泪一滴一滴滴在她素白的麻布衣服上。火熄灭了,风吹了进来。从遥不可及的地方传来打梆的声音。而她终于将目光投向黑暗。黑暗中什么也没有

那是她此生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体会到如此恐怖又空茫的孤独。

而她也终于知道了一个从来没有过谁告诉她的秘密。

她的父亲,在某个人离开之后,也带着那样的孤独,体会到过同样的恐怖。

“如果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啊”

评论
热度(1)

© 赤暮红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