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常粮仓堆放处,有时候可能是刀,也有时候可能是屎

战争三十题 十三 血

我觉得我还是得提前警告一下,这里面帝林昏倒的姿势和小说里不一样。 
以及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cp,自由心证就好。
算是突发脑洞吧。
可能会有系列,也可能没有。 
有些烂尾,请妥善抽打作者谢谢。

PS,LOFTER的排版让我想日狗,真的。


当帝林的长剑钉入石块之中时,紫川秀便知道这场决斗胜负已分了。 

帝林对此似乎算不上震惊。他立在那里,脸上是淡淡的释然之色。他的眼睛半阖着,黑色的瞳仁中满是即将倒下的疲倦。 

帝林这么多年来依然是美的。

 紫川秀对他心底冒出来的话感到愕然。他呆立着看到大哥竭尽平稳的走过去拔出那把长剑,脊背僵直的挺着。他从未这么觉得过,但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他大哥很好看很好看,是这个世界上谁也比不上的那种令人词穷的好看。 

帝林见他站着没动,停下脚步像是要等他。“阿秀?”他清而浅的音调里有一点疑惑。紫川秀忽然就怨恨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恨谁,只是无端的觉得什么不对劲。他的波纹功的的确确是伤到了帝林:他自己自然是知道伤的多重,但是帝林看向他的眼神还是那般温和又毫无芥蒂,就像是这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他们也不过是刚刚从某地归家的少年,还在路上谈论着日常的见闻。

 见他没有反应,帝林像是淡淡笑了一声。他收剑入鞘,就这么转过身去。而紫川秀仍旧一动不动——甚至是屏住呼吸的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忽然停住了步伐,用力的呛咳了起来。 紫川秀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步抢上去要看看帝林的伤,但是到了大哥身边又站住了脚:他看见帝林握剑柄握的关节发白,眼睛很痛苦似的闭着,而捂住唇的手指收紧。有深色的血淅淅沥沥的从他的指缝间滑落,落在地上沉重的溅起一捧尘土来。 

帝林咳的弯下腰去,而更多的血从他的唇角滑落,滑过他白皙的手指,在他身前的地上聚集成一小滩。他咳的愈烈,血就流的越多,就好像是他要把血管里的所有血都咳出来一般。 

五感回笼,亲手伤害兄弟的感觉终于化为实感汹涌而来。紫川秀这才真真正正的慌了神。他这一辈子见了这么多血,鲜红的暗红的甚至是黑色的血,也记得在战场上血浸过马靴的沉重的触感,血管喷溅出来的冲鼻的腥味,漫过十指的黏腻恶感。他对血可以说是太熟悉了,熟悉到这一刻心脏悚然揪紧的感觉陌生的太过痛苦。 

他冲上去环住帝林,试图给他度些真气过去,尽管自己完全清楚这毫无用处。而帝林终于像是倦极了般的倒了下来,倒在了自己的血泊前。他的头抵着紫川秀的颈,长长的发拂过紫川秀的胸口,安静的像是一幅画作。他没有拒绝这个拥抱,只是轻轻的咳着,肺叶里是空洞的回响。

 “……阿秀……”紫川秀听到帝林唤他,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在茫然无措的低声喊大哥,嗓子也仿佛被烧过的低哑。他忙乱的去抚帝林的胸口和背,竟沾了满手的鲜血。而帝林自己轻微的摇了摇头,嘴角带了一点温柔的笑。 “——抱歉了。” 

他终于昏倒过去。 

紫川秀就这么抱着他坐在光秃秃的地上。他满手帝林的血,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把怀中的人碰碎。环抱的样子竟如同引颈之交——

 无论多少年以后,紫川秀依然能记得那个最后的拥抱,以及那满手的鲜血……

就像他从未洗净过一样。

十三题 完

评论(7)
热度(12)

© 灯照书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