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常粮仓堆放处,有时候可能是刀,也有时候可能是屎

随记

回顾钓王,突然看到三胖子给画的一张饼,顿时万千种想法荡在心头,仿佛回到了初中那样的心动滋味。后来又看到电影中的角色以书中的口吻发言回顾,感到又是高兴又是心酸。仿佛还是那个鬼蜮之中,彻底埋没了自己身份的人看着“自己的大侄子”,微微露出了怀念而冷淡的神情。又仿佛是海底古墓,二人对峙,棋逢对手。他斟酌风险,做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豪赌,将那个计划和盘托出。

我在说什么,我被钓王的结尾刺激的神志不清。吴邪快找到你三叔呀,能找到你解叔也行,真的。我没什么要求,快开南京篇。

如果三胖子将来的任何一个短篇讲了我三环的事,我就开车。我就开车。我就(尖叫)

评论

© 灯照书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