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常粮仓堆放处,有时候可能是刀,也有时候可能是屎

读书笔记II

“没那回事。”博雅慌忙说,“暂且不管京城的事,晴明啊,对现在的我而言,有件事值得感谢。”
“什么事?”
“你。”
“我?”
“晴明,就是京城有你在……”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感觉可爱的要命,仿佛博雅根本超级懂,异常会撩(然而他并不会撩他的所作所为只是凭借本心),直球打的晴明根本无言以对,噎了好一会说“这种事是不能就这么直截了当说出来的”(大意)根本就是在说“这么直接的告白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啊!”这种感觉www 真是太戳了,满足倒下。作者给的形容词是过于愚直木讷,不过他大约没想到现在人们发明了天然来代表这个行为。耿直地用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来表达喜欢这个情绪的博雅/不能更懂他的话代表什么意思所以实在是被直球的无话可说甚至一瞬间有点傲娇(不是)的晴明,好好好,完美,he

让我再戴滤镜瞎扯一点……晴明坦白这样他很伤脑筋事实上相当于间接接受了告白,而博雅的声音隐含欣喜是因为他也体会到了对方接受了告白……晴明感到仿佛被看穿,十分无奈地说你有毛病,然后正式地回应了告白……俩人真好!真好!

结果整本书下来根本就是小事晴明逗博雅,大事博雅撩晴明嘛(。作者爸爸好好好,张嘴吃糖。

最后说一句,我不接受电影里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不)的设定,我不接受!(大声)

评论

© 灯照书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