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三国周郎中心向

【权/瑜】证人故事

xjb用词,重生梗

时间线是什么我不知道

片段


大获全胜后他们置办筵席以示庆祝。席间觥筹交错,不论男女老少皆一副熏熏然的神情。青年从来在饮酒方面克制,此刻却也有些醉意上头,而他那个极爱笑的义兄大抵已经钻到人堆里去划拳痛饮去了。一想到这里,他便多少觉得有点好笑。

帐中人只剩下寥寥数几。火焰将穹顶照的透亮,影子落在案上影影绰绰的晃动着,落在少年的脸与脖颈上,他低垂的眼睛全被笼在一片暧昧的阴影里。周瑜转过头去,只觉得有些惊异。在他的印象中,孙权多少继承了点他们孙家好交际的性格,平日里最喜欢四处结交好友,此刻居然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看样子应当是喝了不少。

他端着酒盏,悠然的穿过遥遥乐曲歌吟,笑语庆贺,去看他的义弟。

“仲谋?”

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的孙权听到声音,猛然抬起头来看他,因为饮酒而有些涣散的青色双眼中闪过一丝近乎恐怖的神色,他忽的伸出手一把拉住周瑜的袖子。

“——公瑾!”他暗哑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极端的惊愕,嘶声唤道。孙权的双眼一动也不动的凝望着站立在他身前端着酒蛊的青年,神情中有种无法言说的东西。

饶是平日里处变不惊的周瑜也似乎为他的语调中所蕴含的情感惊了一惊。他抿了抿唇,轻轻拍了拍少年拉住自己袖子的手背,无奈道,“仲谋,你今日喝的也太多了一些。”

喊完这个名字,孙权似乎也有些酒醒了。他窘迫地收回了手,眼神飘忽游移,像是掩饰尴尬一般又端起酒盏喝了一口。“仲兄,”他半天憋出一句,“我还以为你现下与大哥一起。”

“我不胜酒力,退出战场。”周瑜笑答,好像刚刚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倒是你,为何会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孙权尚且年轻,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刚刚那一串慌张的心理活动周瑜几乎能逐字逐句的表述清楚,实在有些可爱。如果孙策在此,大概会恶趣味的问他弟是否被某位如花美眷当面拒绝,但是周瑜一向善解人意,于是他不问。他只是让侍女倒杯茶,让这位喝的有点糊涂的倒霉孩子清醒一点。

待到一切收拾妥当,宴会也几近结束,周瑜想起有件要事须和伯符商议,便转身欲走。时近午夜,人们几乎都已散去,只有火把仍发出细小的剥落声。他驾轻就熟地从营中穿行而过,直至走到路口上,幽幽月光好似突然像闪电一般落在他的脸上。

周瑜突然立住步伐。今夜月光明亮,他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他怎会没看出来呢?到底醇酒还是模糊了他引以为傲的直觉。待到冰冷月光照彻眼瞳,他才意识到方才少年眼神究竟蕴含着何等深意——那样的愕然与绝望,竟仿佛是蓦然瞥见阴阳两隔,生死永不复相见的亡人!这样的眼神,怎么会出现在他这个最大烦恼是被大哥发现贪污公款的,涉世未深的义弟的身上?

——仲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来设定是权仔喝醉了xjb说醉话,先喊公瑾你骗人你说过的,然后晕晕乎乎的说幼平呢,伯言是孤错了,义封为何连你也去了,瑜哥听着这叽里咕噜的醉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前面几个名字还耳熟后面都谁,怎么连孤都叫上了?他开始觉得权仔是被魇住了但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大概是逆转未来AU,但是不会写,只想把这段写出来。

bt叫证人故事,因为权仔就是证人嘛。

评论
热度(13)

© 赤暮红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