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三国周郎中心向

[历史向] 终局

一点点关于瑜哥去世前的……臆测
无cp


他渐渐的觉得有些困倦了,勉力抬起手揉了揉鼻梁,只觉得眼前一片重影,模模糊糊的好似看不清楚。

他想到过这一天么?他从少时起就将自己身边一切都策划妥当打点清楚,即使再大变故也不曾惊扰半分。可是他终于有一天要将自己纳入这变故之中了。

记得他幼时,有个装模作样的道士对着他左盯右看,最后长叹一口气,说这孩子明慧通透,必成大器。但慧极必伤,老天爷多半不让聪明人活的太长,倘若飘然出世,或许尚有一线生机。家人只道是胡言乱语,便拉着他离开了。如今想来,却是一语成谶。

这就是天命么?他喃喃自问。他的未来做的多漂亮,豪情壮志仿佛伸手可取,却当真要折在这里么?

可惜么?当真可惜啊。他眯起眼睛想,临行时主公还兴致勃勃贺他早日班师回朝,十年光景,多么青涩的少年都在这乱世烽烟中磨成了威仪君主,但当年那个红着眼睛的少年用犹豫却信任的眼神凝望他,现在那个承受君主之冠的青年依旧用满怀赤忱的信任送他远行。

他身上已经没了力气,但是想到这里时,还是低低的笑了。眼前的景象像是马灯般游离变幻,即使到这时,他依然牢牢的把握住自己。这就是死。他缓缓的告诉自己,你要记住啦,慢慢黑暗下去的,混沌下去的,这样的感觉,名字叫死。

当年伯符是不是也是带着这样的思绪离开的 ?他静静思索,那个爱笑的青年似乎没给他的记忆带来过一点阴霾,以至于即使觉得过去疼痛难忍,他仍旧要忍不住带着笑意回忆那人的一切。“这不是挺好的么?”明亮的日光洒下的耀眼的孙郎。这样的人即使离去了,也要留下一点好的东西扎根在别人的心里的。

恰巧他与仲谋也谈过这话题。他心里明白刀枪无眼,即使他身居高位,依旧逃不开流矢飞箭。南郡一役过后,这话题便显得更加急迫而不可回避。但听他娓娓道来,年轻的君主却陷入长久的沉默,良久,伸出手去握他松松搭在案上的手。“公瑾哥。”吴侯低声用着这个他再不曾出口的称呼道,他的声音严肃,神情却有微的苦痛。

“活下去。”

当真抱歉,他想,觉得眼皮很沉,黑色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虽咬牙支撑,身体却不再听使唤。这一次,我恐怕是真的要失约了。

评论
热度(7)

© 乌有瑞曲 | Powered by LOFTER